欢迎来到璞悦国珏(大连)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官网!

大连语言康复中心

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

璞悦国珏(大连)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地址:大连高新园区硅谷假日小区硅谷假日幼儿园对面

电话:0411-66855852

手机:182 5846 8688

邮箱:puyueguojue@126.com

微博:璞悦国珏

微信:璞悦国珏

网址:www.dlpygj.com

箱庭疗法简介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关于箱庭

箱庭疗法简介

发布日期:2017-09-04 作者:璞悦国珏 点击:

为了使读者对箱庭疗法有一个初步印象,在此先就箱庭疗法的名称、使用的材料、实施过程以及对箱庭作品的表现及分析等方面进行简单介绍。

一、箱庭疗法名称的确定

在世界范围内,人们在提到箱庭疗法时还经常使用世界技法、沙盘游戏(sandplay)、沙盘疗法(sandtray)这样一些名称。

如前所述,世界技法是劳恩菲尔德创立的儿童心理疗法。劳恩菲尔德受威尔斯(H.G.Wells,1866—1946)“地板游戏”的启示,将“地板游戏”凝缩到空间限定的箱子内,并将这种游戏看成是一种治疗技术。最初,是将收集的各式玩具放在箱子里并让儿童玩耍。装有各种各样玩具的箱子放在架子上,语言康复儿童将这个箱子称为神奇的箱子(wonder box)。后来经过对玩具及箱子进行整理,完成了一套世界技法。说是一套,但与后述的彪勒(C.B.Bühler,1893—1974)的世界测验(World Test)有所不同,对所提供的玩具并没有限定。所使用的箱子较箱庭疗法现在所使用的箱子也要小一些,而且玩具比较小,数量也比较少,这样携带起来比较便利。

卡尔夫致力于将劳恩菲尔德的世界技法与荣格分析心理学的象征理论和原型理论结合起来,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来访者在沙箱中运用玩具来表达自己的无意识世界,可以使来访者的“自我治愈力”(self-healing)得以发挥。卡尔夫特別重视治疗者与来访者的关系,将治疗者与来访者的关系称为“母子一体性”(德文为mutter kind einheit,英文为the mother-child unity)。她用sandspiel(德文) 或sandplay(英文)以区别于劳恩菲尔德的世界技法。 卡尔夫认为,sandspiel不仅能在儿童与其外部世界之间建立联系,而且还能表达其原型世界和内心世界。1966年,卡尔夫出版了她的专著:Sandspiel:Seine therapeutische Wirkung auf die Psyche(德文,直译为: 沙游戏──其对心理的治疗效果)。

箱庭疗法这一名称是sandplay传入日本后才开始使用的。日本临床心理学家河合隼雄于1962年在瑞士的荣格研究所留学期间跟卡尔夫学习了这一技法,并获得了荣格派精神分析的资格,1965年回国后将这一技法介绍到日本。在日本的民间游戏中有一种类似于sandplay的游戏方法叫“HAKONIWA”,汉字即写为“箱庭”,指用一些小玩具在盒子中创造图景,且儿童会主动让身边的人看自己制作的箱庭。这样,河合隼雄就将sand-play命名为箱庭。 

笔者也曾问过河合隼雄先生将sandplay介绍到日本时之所以称之为“箱庭”的原因,他说完全根据自己的“直觉”。如果把sandplay therapy直译为“玩沙游戏疗法”的话,就很容易使人想象是儿童在沙场玩沙的游戏疗法,这显然不能很好地表现和概括今天的箱庭疗法。

箱庭疗法一介绍到日本,很快就与日本的民间箱庭文化及来自于中国的盆景艺术产生了共鸣。而且,日本传统上也比较注重非言语的情感交流,这与sandplay强调非言语性相吻合。另外,日本的临床治疗者深受荣格的象征主义和罗杰斯(C.R.Rogers)的“来访者中心”观点的影响,这样就比较容易接受sandplay的象征性和非判断性。

在日本,箱庭疗法的基本理论、建立与实施的原则都沿袭卡尔夫sandplay的传统。

考虑到箱庭疗法对东方思想的继承和与中国传统园林、盆景艺术的相似性,在箱子里制作庭园可以很好地表现卡尔夫sandplay的传统,故在笔者将箱庭疗法引入中国时沿用河合隼雄的箱庭疗法这一名称。

本书除了在第一章中提及世界技法、沙盘游戏和沙盘疗法外,其余各章都将统一使用箱庭疗法这一提法。

二、箱庭疗法的材料

箱庭疗法的材料:箱子、沙和玩具。箱庭疗法是来访者在治疗者的陪伴下,通过使用所提供的沙箱和各种玩具在沙箱里制作箱庭,达到心理治疗的目的。因此,在箱庭疗法中,箱子、沙和玩具非常重要。

(一)箱子

箱庭疗法中的箱子规格为57厘米×72厘米×7厘米。箱子内侧涂成蓝色,之所以要涂成蓝色,是为了使人在挖沙子时产生挖出“水”的感觉。我们知道, 生命离不开水,水是生命之源。水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水是包容的,也是流动的。在箱庭疗法中,培养来访者对

水的这种感受是很重要的。此外,蓝色能够使人产生遐想,让人烦躁的心平静下来,疲惫的心灵得到休憩。

语言康复

图1-1箱庭疗法中的沙箱

对于沙箱的大小,卡尔夫认为,将箱子摆放在与儿童腰部一样高时,沙箱大体可以置于视野之内就行。但在箱庭疗法介绍到日本的时候,因为英寸换算成厘米时计算有误,致使在日本所使用的箱子比卡尔夫所使用的箱子稍大一些,其内侧的尺寸为57厘米×72厘米×7厘米。我们认为,统一箱子的规格有利于研究者之间的交流和对作品进行比较,所以在将箱庭疗法介绍到中国的时候,也采用了同样的尺寸(如图1-1)。

心理疗法或心理咨询的重要构成因素是心理咨询室及其场面设定。箱庭治疗室与心理咨询室一样,需要提供给来访者一个自由、接纳和安全的心理感受的场面或空间。来访者只有置身于这样的空间,才可能将其内心世界通过箱庭自由地表现,来访者的心理不适应问题才可能通过箱庭疗法得以缓解和解决。

箱子的重要作用是保护来访者自由地表现内心世界。箱庭疗法中的箱子是一个有边界限定的容器,四角正是相对于“天”而言的“地”,大地给来访者一种安全感和受保护的感受。这样,来访者在箱庭治疗室制作箱庭时,除受箱庭治疗室这样一个自由、接纳和安全的空间保护之外,还受箱子所提供的一种安全与受保护空间的保护,也就是说,来访者处于双重的保护之中。再加上治疗者和来访者的治疗关系也能给来访者以心理上的保护,那么就使得来访者处于坚固的保护之内。卡尔夫一再强调,应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

(二)沙

沙是箱庭疗法中必不可少的媒介。

第一,箱庭以沙箱为中心,用箱子和沙创造出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其中沙箱构成箱庭的一个保护的、外在限制的空间,而沙在某种程度上构成来访者的一个内在释放和呵护的空间,外围的限制与内在的释放有机结合在一起,对心理治疗起到调和与维护的作用。这是由沙的特点及其与人类密不可分、息息相关的关系决定的。

第二,沙不是固体也不是液体,不是海洋也不是陆地,它介于固体和液体之间、海洋和陆地之间,因此深层心理学也认为沙的作用可以沟通人的意识与无意识世界。

说沙不是固体并不意味沙不能成为固体。建筑工地离不开沙,沙是建筑物必不可少的材料,和泥土、石子儿一样蕴涵着无限的可创造空间。据悉,2004年底在西安南郊发现积沙墓,墓室周围有宽约2米、高约4米的沙墙,墓顶的沙层厚达1.5米。用如此多的沙围填是为了预防盗掘,沙的流动感和可塑性有时候就可能会成为牢不可破的屏障。

沙不同于水,但当我们用手捧起一把细沙的时候,沙就会像水一样从指缝流走,其流动如水流一般,沙的流动感也和水一样,让人体验到一种自由和生命感。沙和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没有固定的形状,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变幻莫测地塑造出各种形状。很多时候,来访者只是无意识地在沙中随意勾画,不借助玩具,这种体验本身就是来访者心理压力的一种释放与舒缓。

第三,沙在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是大自然送给人类最自然、最神奇的玩具,玩沙是很多儿童和成人喜欢的活动。沙是儿童的世界,从自家附近的沙堆到幼儿园的沙池再到海边的沙滩,到处都可以看到儿童兴致勃勃玩沙的场景,在沙堆上造鸟窝、挖洞、建水库、筑堤坝……这些可以给儿童带来无穷的乐趣。很多父母常常有这样的体验,当孩子走过工地旁边的沙堆和石子儿堆时,他们偏偏要从这些“小山”上走过去,伸手抓点儿什么,然后再扔出去。有时候就索性蹲在沙土堆边,造“小山洞”或挖“小河沟”。沙也是成人的世界,我们每个人在小的时候都有玩沙的体验,从海边沙滩的踏浪而行到雕砌大型沙雕,成人以各种方式诠释着他们对沙的感悟和理解。

沙本身就是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人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感受自然,寻找各种体验:轻松、快乐、惬意和闲适。沙可以给来访者带来一种童年的回归。玩沙作为一种非言语的交流方式,有助于来访者与治疗者的沟通,而正是沙与人类这般密不可分的关系和玩沙带给人们这种自由、放松、休憩的感觉,给来访者提供了一个自由、释放、保护的空间。

第四,现代文明使我们人类远离自然,包括我们的许多器官的感觉也变得迟钝。沙,使我们的触觉变得灵敏;沙,教会我们珍视并敏感地对待身体的每一器官。

接受笔者教育分析的一位心理学研究生在一次箱庭制作报告中这样谈对沙的感受:“沙也许从来就不是珍贵的东西,所以不必对它赞叹惊奇;沙还从来就不是易碎的东西,所以不必对它小心翼翼。所以当我们触摸到它的时候,心里没有压力也没有激越,有的只是一种平静和淡然,于是我们就在这种平静淡然中诉说着我们的故事,或是关于过去、现在、未来,或是关于自我、家庭、社会,或是关于现实与理想,或是关于人类与自然……然后我们开始可以触摸到其中的喜悦、满足、酸涩、悲哀……然后我们开始能够正视和思考……”

第五,沙是母性的象征。有一首歌曲《大海啊,故乡》,也是笔者旅日生活时经常与朋友唱起的歌曲。每当我们高唱“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海边出生,海里成长。大海呀大海,是我生活的地方,海风吹海浪涌,随我飘流四方。大海呀大海,就像妈妈一样,走遍天涯海角,总在我的身旁。大海啊故乡,我的故乡”的时候,包括日本朋友在内,我们都会拥抱在一起并泪流满面。那是对母亲的爱,对故乡的情,大海是母亲的象征。

沙主要来自于大海,海滩上的沙是石头、珊瑚、水、空气相互作用,经波浪冲击上岸的结果,而月球的引力影响潮起潮落,沙在月亮与地球的动态作用中形成。

日本京都银阁寺由象征平稳波浪的白沙铺设的庭园中,有称为银沙滩和向月台的沙丘。当月亮登上月侍山时, 沙丘可反射月光, 照亮庭园。

如此说来,看似与地球相隔数十万千米的月亮,与本来毫无关系的沙联系在一起时,赋予了沙新的含义,因为我们都知道,月亮是女性的象征。

语言康复        语言康复

图1-2京都银阁寺的银沙滩            图1-3京都银阁寺的向月台

(笔者摄于2005年5月22日)           (笔者摄于2005年5月22日)

岡田康伸(1993)认为箱庭疗法中沙的作用主要有三点。

一是回归。沙的感触可以促使人的回归。沙给人以温馨的感觉,可以使人联想起母性,也可以使人回忆起幼时玩沙的情景,体验由触摸沙引起的孩提时代的回归或退行。所以学习箱庭疗法,先要去触摸沙,从记住沙的感觉开始。

二是大地。可以根据来访者的意愿制作大地、山、海滩、沙漠、田地等。当治疗接近尾声的时候,来访者往往会制作山,并在山上放置象征自己的人物或动物等,也有的会在上面放置带有精神世界象征的物体,如寺庙、塔或十字架等。这有可能表示来访者立足于大地,自我已得到确立。

三是整合。触摸沙可以使人通过触觉恢复已忘却的动物本能的感觉机能,沙的温馨的感触可以起到整合人的心理和身体的作用。

岡田康伸认为,通过与沙接触可以调动人类容易忘却的感觉技能,如同婴儿被母亲抱在怀里,通过接触和玩耍培养心理的安定感和安全感一样。

箱庭疗法初期往往使用茶色的粗沙、细沙及白沙三种,也有使用茶色和白色两种的。笔者在京都大学教育学部心理教育咨询室第一次(1997)体验箱庭疗法时,只使用了一种灰色的干沙。有的时候,考虑到较丰富多彩的表现,也会使用不同种类的沙,如用白色的沙可以表现雪、霜等。必要时可将沙适当湿润一下,这样可以用来做沙丘、山等。或者准备两种沙的沙箱,即一种是湿沙,一种是干沙,让来访者自己挑选。

一般情况下,我们不允许来访者随便使用水来制作箱庭。因为有的来访者,特别是有强烈攻击性倾向的儿童,往往会将水和沙弄得到处都是,让治疗者难以应付。当然,由于让来访者使用水,可能会有令人意想不到的表现,因此,有关水的使用问题可以取决于治疗者的判断。

(三)玩具

箱庭疗法使用各式各样的玩具。玩具本身类似于真实的现实之物。梦、理想的境界及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情感等,可以通过箱庭及箱庭中的玩具表现出来。

有人说箱庭很难表现四维空间,其实不然。关于四维空间,最典型的就是对于“宇宙”的解释,古人的说法是“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四维空间是在三维空间的基础上再加上时间维作为并列的第四个坐标。笔者认为,通过对箱庭的说明,就可以使箱庭表现四维空间变成可能。从治疗的可能性和广泛性来讲,这起码比绘画疗法、梦的解析等不能表现三维空间要有利一些。

箱庭疗法并不要求特定的玩具,只要准备各种各样的玩具,让来访者能充分表现自己即可。对玩具的大小也无特别的限定,有的人对大的东西毫无兴趣的话,自然就会完全无视大东西的存在,这本身也反映了一个人的人格特征。例如,某一患强迫症的女性(35岁)由于过于考虑玩具的大小、比例,其结果是没有摆放任何玩具,只是用沙堆了一个地势图样的作品。这一过度追求正确性、过分要求整体性和统一性倾向,正反映了强迫症患者的特征。

必须准备的玩具有人形、动物、树木、花草、各种车船、飞行物、建筑物、桥、栏杆、石头、怪兽等。具体来说,可以准备各种各样的人形,如男女老幼的普通人形,不同民族和人种的人形,教师、军人、警察、医生等不同职业的人形,还有骑自行车的或骑摩托车的人形等。质地可以多种多样,布料的、石头的、金属的、泥塑的都可以,也可以准备佛像、神像等。动物可以分为野兽和家畜,及鸟类、贝壳、鱼、蛇、青蛙等。尽可能准备大小不等的动物玩具,各5~6个较为适宜。车船应准备小汽车、火车、公交车、战车、军舰、救护车、消防车、轮船、小舟等。有时来访者会反映“加油”的主题,可以准备加油站的模型。建筑物应准备各式房屋,如反映田园风光的、反映城市生活的平房或楼房,加上城墙、楼阁、寺院、塔等。栏杆、围墙、栅栏、屏风、墙等都可能反映人的防卫(defense)心理,需要多准备一些,可以买现成的,也可以用竹签、牙签来做。儿童通过电视、漫画所看的怪兽形象、机器人也应多准备一些。中国的花园一般都会造假山来装饰庭园,因此,准备小石头时可以考虑假山石等。

以上所列玩具并非一次必须准备齐全,可以一点一点地积累,将所积累的玩具有序地排列在专用的玩具架上。经过几年的努力,到2004年7月,笔者所创建的北京师范大学、河北大学的四个箱庭治疗室各拥有两千余个玩具。有的玩具可能是随意制作的,有的则是通过各种途径收集或购置来的。有时来访者会使用一些让治疗者感到惊讶的玩具,这也可以反映来访者的心态。

三、箱庭疗法的指导语

在实施本技法时,只需要治疗者说:“请用架子上的玩具,在沙箱里做个什么,做什么都可以。”对有的来访者甚至就说一句:“来,制作一个箱庭吧!”一般来说,来访者一看架子上的玩具和沙箱自会明白,并不需要更多说明,特别是对儿童更不需要什么说明,儿童就会马上做起来。如果有的来访者问“动沙也可以吗”或“只放动物可以吗”,和所有的投射测验一样,治疗者只需回答“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或“你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可以了”。无论怎样,必须给来访者自由表现的机会。

四、箱庭的制作

来访者在沙箱里制作箱庭的时候,治疗者的首要任务是为来访者提供一个接纳、信赖、温暖和安全的制作环境,治疗者是陪伴者而不是指引者或控制者,通常情况下,治疗者只需要在旁边坐着或站着就可以了。在箱庭制作过程中,应尽量减少言语交流,更不要对来访者或其作品进行肯定或否定的判断,否则会打扰来访者。治疗者要仔细观察来访者使用和不使用哪些玩具以及怎样使用它们,必要时进行简单的记录。

箱庭制作完成以后,治疗者与来访者之间也有必要进行言语交流。可以询问:“这是什么呢?能说明一下吗?”也可以让来访者对自己的箱庭作品主题命名。来访者一般都会这样那样地进行说明。一般情况下,我们不再进一步询问来访者,因为不适当的询问有可能破坏既已形成的治疗关系,打乱箱庭治疗的流程。当然,若有费解或不明白的地方时,治疗者也可以询问:“这是什么呢?这个是什么意思呢?”来访者愿意说的话,自然会说明。如果来访者不愿说,一般来说,治疗者不过多询问为好,以免对以后的治疗产生负面影响。

总之,在箱庭疗法中,如同心理咨询一样,治疗者与来访者的关系不是教与学、传授与被传授的关系,而是一种互动的促进关系。治疗者应以欣赏来访者箱庭作品的姿态,并通过支持、解释、整合、疏通、启发,帮助来访者澄清制作的箱庭作品所代表的意思、表现的主题,达到对来访者的共感理解。在这种情况下,来访者对箱庭作品会作较多的说明, 自然也会由此展开一些讨论,从而把治疗过程引向深入,最终促使来访者自我治愈力得以发挥,实现箱庭疗法的治疗目的。

需要提醒的是,单纯一个人制作箱庭,不会出现像自己服药那样的治愈效果,一个人单独制作箱庭也不是笔者所提倡的。

五、箱庭疗法的记录

如同心理咨询一样,治疗者要准备笔和几张纸,并进行简单记录。有的来访者会一边解释一边摆放,对此都应予以记录,放玩具的顺序也要记录下来。完成箱庭以后,要拍成照片并记录保存。数码相机已相当普及,有条件的可以购置并用数码相机拍摄。无论是用什么相机拍摄,一般来说,从与正面呈40°的角度拍摄可以充分反映作品的内容,当然也可以从正上方向下拍摄或多角度拍摄,必要时也可以画箱庭的略图或速写。

箱庭疗法必须坚持保密原则,拍摄的照片或记录都需要认真保存,个案研究及发表都需要得到来访者的同意。另外,照片可以打印出来或通过电子邮件送给来访者以作纪念。

六、箱庭作品的表现及分析

来访者在整个箱庭制作过程中,治疗者需要采取“静默见证者”接纳的、共感理解的、赏识的态度在旁边陪伴着,不是去分析、去解释,尽可能从整体去把握来访者箱庭作品的表现。正如一位箱庭体验者所讲的那样:“实际上对制作的内容真的不需要解释,也许对一个作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有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象征物,比如沙象征母亲,乌龟象征长寿,这些既然是人类千百万年来在与自然界打交道的过程中形成的,必然存留于每个人的集体无意识之中。而来访者在实际制作中对这些东西所赋予的意义,则可能加入了个人的因素,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在制作的过程中,他自己慢慢地挖掘这些意义,自己反复思考,这正是对他内心力量的一种挖掘。而解释有时可能适得其反,因为有可能阻塞了来访者心中这些心灵力量的外显。”

还需要注意的是,不要局限于来访者一件箱庭作品的表现,而要尽可能把来访者的每次箱庭作品保存、记录下来,以全面把握箱庭作品的表现并注意作品的相互联系、所出现的变化。

对箱庭作品的表现及分析是有一定规则的,在这里只简单地归纳如下,具体的将在第三章详述。

(一)整合性

在分析来访者的箱庭作品时,治疗者对作品的整体感受、印象很重要。所谓整合性,包括作品的均衡性、丰富程度、细致程度、流动性、生命力等。也就是说,整个作品中分散的、支离破碎的、杂乱无章的、贫乏的、机械的、固定的成分少。 

(二)空间配置

所谓空间配置,是指沙箱空间的左右配置、玩具的摆设状况。箱庭作品的左侧可以看成是人的内在世界、无意识的世界,右侧可以看成是外在世界、意识世界。 

一般来说,将山、森林、佛像、神像、寺庙、神社、教堂等表示人的无意识部分的东西配置在左侧的倾向较强。在从内心世界向外部世界、过去向未来的新的可能性开发过程中,往往使用沙箱左下角的情况较多。左下角往往意味着可能性、发展的源泉。车船、飞机、动物、人及河川等若是都朝向一个方向,朝向左侧即意味着退行(regression),朝向右侧则意味着进行(progression)。在沙箱内完成作品之后,又将玩具摆放在沙箱外,可能说明其存在模糊,对自己来讲,意味着难以容忍的心理内容。儿童在摆放玩具时边摆边移动,将玩具从沙箱内移动到沙箱外玩,往往反映了自我的界限尚不确定。将范围扩张到箱外,可能具有一种超越自我所能把握的范围去表现自己的危险性。而不愿将玩具摆放在沙箱内,只将玩具摆放在沙箱周围,有时反映了对表现自我的一种恐惧和不安。

(三)主题 

来访者制作的箱庭作品往往表现某一主题。有时只是一件作品,而有时则可能通过一连串的作品去反映某一主题,其主题的中心,则往往是来访者无意识的自我的心象(image,也称为意象)。而自我的心象有时会以各种各样的表现形态予以象征,特别是几何图形,由圆或正方形等组合,近似于佛教的曼荼罗,需要审视来访者的自我在其中的位置或地位。此外,如森林中的高塔、山上的城堡、佛像、神像、特定的动物或人形都有可能是来访者自我的象征,也可能表现了来访者自我的某些期待或向往。

七、箱庭疗法的治疗假设

为什么在治疗者的陪伴下,来访者从玩具架上自由挑选玩具,在盛有细沙的箱子里制作箱庭就能达到心理治疗的效果呢?本书的其他章节都将涉及这一问题,在此进行简单说明。

箱庭疗法的治疗假设可以简明扼要地归纳为五点:(1)重视来访者和治疗者的关系,称之为母子一体性;(2)以沙箱为中心,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3)这一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可以使来访者的自我治愈力得以发挥;(4)普遍无意识的心象;(5)玩具的象征意义。

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体,有自我治愈创伤的力量。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也有自我治愈心灵创伤的力量。但这一自我治愈的能力因各种原因有时会难以发挥其应有的机能,而以沙箱为中心,创造出的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在治疗者的包容、接纳和关注下,就可以使来访者的自我治愈力得以发挥。也就是说,治疗的基本前提就是相信人在适当的情况下,都有自我治愈心灵创伤的倾向。

通过使用箱子、沙和玩具制作的箱庭作品这一道具,可以将人的心象充分地表现出来。这一心象(不仅箱庭,还有绘画及梦等)的特征,河合隼雄(1998)归纳为具体性、直接性、集约性。简单地说,心象就是意识和无意识、内心世界和外部世界相互交错时产生的由视觉所捕捉的映象,属于意识和无意识、内心世界和外部世界相互交错的领域。心理疗法重视来访者在治疗者接纳和共感理解的态度的支持下,使来访者关注自身的所思所欲,发挥自我发展的可能性。但自我发展的可能性及其内容有时往往难以言语化,这样,箱庭作为一种视觉投射的表现方式,从某种程度就可以将难以言语化的无形的东西以心象的形式使其有形化。

我们知道,人的心理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是发展变化的。如何研究看不见、摸不着、发展变化的心理并使其由无形变有形,这一直是心理学家研究的最重要课题之一。目前,定量研究仍然占据绝对的优势地位,但定量研究自身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尤其对于人的心理现象来说,第一,定量研究不能解决所有的心理问题,第二,将人的心理现象转变为量化指标时,有时候的解释会十分牵强,力图科学化但结果往往不科学。由于各种原因,定性研究目前仍然处于弱势。笔者认为,心理学的发展应该在自身内部找原因,有些研究应该注重理论思维和心灵上的内省,还有一部分心理学的研究应该注重主要以哲学为理论基础的定性研究,继承其形而上、思辨的研究传统,再加上以宗教学、人类学、现象学、解释学、实证主义理论为主要理论基础,具有跨学科、多学科色彩的质的研究,即将量的研究、质的研究方法结合起来,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不能走到量的研究的极端。

基于以上思考,我们也尝试对箱庭疗法进行一定的量化研究,大量的研究业已证明,通过箱庭的制作可以使无形的心理有形化,并能够达到治愈来访者的目的。

箱庭疗法是从人心理的深层面来促进人格的改变。实施这种疗法需要知道与意识世界不同的无意识世界的法则。当然,人们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可能都是在无意识状态之中度过的,日常生活中到底有多少时间我们处于意识状态,也是很难说清楚的,这一意识到底清晰到什么程度也是不确定的,就是说无意识世界并不是用简单的理性、知性的方法就能够了解的,而需要综合细致的观察、敏锐的直观理解、温和的感觉、冷静的思考,来研究人的心理深层次的无意识内容。

箱庭疗法确实也有某种程度的诊断性,熟练的治疗者一看来访者所创作的箱庭作品,就会对其有某种程度的共同解释和印象,这主要是由于箱庭疗法更多的是一种非言语的体现,容易使治疗者洞察来访者的内心世界。通过箱庭疗法,能比较容易理解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所以从某种意义说,箱庭疗法是通往人的内心世界之路。

当然,我们为来访者实施箱庭疗法的时候,不可忘记的是,我们是以当事人的主观体验为基础,依据临床心理的知识去进行可能的心理学援助,不是将箱庭疗法的或临床心理的“客观的知识”运用于我们的援助对象。

不难看出,箱庭疗法是儿童游戏疗法的一种。由于非言语性的特点,箱庭疗法特别适合言语能力还未充分发展的儿童或言语能力有障碍的儿童。最初主要用来治疗受虐待儿童、被忽视儿童、自闭症儿童、情感障碍儿童、患遗尿症的儿童、恐惧与焦虑儿童、学习困难儿童、阅读障碍儿童和言语障碍儿童等。儿童中心游戏疗法(child-centered play therapy)的倡导者兰德列斯(Landreth,1991)也认为,所选择的玩具为儿童提供了表达各种情感、探索真实的生活经验、检验现实极限、发展积极的自我形象、自我理解和自我控制的机会。因此,在儿童心理实践中,箱庭疗法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箱庭疗法本来是作为一种游戏疗法发展起来的,其自身所具有的特点使箱庭疗法应用的范围逐渐从儿童扩大到成人及团体治疗。所以,箱庭疗法已不再是一种局限于儿童游戏疗法的心理疗法。这种界定符合现代箱庭疗法发展的趋势,也体现了箱庭疗法作为一种心理疗法具有普遍意义和可操作性。

本文网址:http://www.dlpygj.com/news/374.html

相关标签:语言康复

最近浏览: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电话:0411-66855852

高新园区训练中心:大连高新园区硅谷假日小区硅谷假日幼儿园对面

特殊儿童语言训练